“九连真人”牵手《雄狮少年》 连唱三首还要带娃三刷

来源:羊城晚报     时间:2021-12-22 18:06:51

原标题:国漫电影《雄狮少年》广州“起狮”(引题)

“九连真人”牵手《雄狮少年》 连唱三首还要带娃三刷(主题)

文/羊城晚报记者 李丽 实习生 屈江慧

看完一部热血沸腾的国漫之后,再连看三首九连真人乐队的live秀?近日在广州平安大戏院举行的“首映在广州”《雄狮少年》起狮仪式,就给了广州观众这样一次享受“双倍国潮”的机会。

国漫电影《雄狮少年》将于12月17日公映。在点映阶段,该片便已初显黑马之姿:微博大V推荐度95%,位居年度国产电影推荐度第一名;猫眼开分9.4分,位居年度动画电影评分第一名。在广州的起狮仪式上,该片监制张苗自嘲影片是“三无产品”——无卡司、无IP、无流量。但它却吸引了广东知名乐队九连真人和五条人参与合作。其中,演唱片尾曲《莫欺少年穷》的九连真人不仅亮相广州起狮仪式,还在影片放映结束后当场为观众表演了三首代表作。

《雄狮少年》究竟有什么魅力,让首批观众成为“自来水”,让九连真人“奉上”代表作?这天,影片监制张苗、导演孙海鹏、片尾曲主唱九连乐队接受了记者采访,畅谈他们心中的动画梦和国潮情。

幕后故事

巧了!当“九连”遇上“雄狮”

九连真人为何牵手《雄狮少年》?背后的故事颇有意思。

导演孙海鹏说,他最初想做一部“既有烟火气又有少年气”的电影,恰好广东的舞狮文化很符合这两点,他便决定用舞狮来表现少年的成长。而早在《雄狮少年》的故事还没成型的时候,孙海鹏就已经定下要用九连真人的《莫欺少年穷》作为配乐之一:“我听到这首歌的时候,它一下子就打到我心里去了。当时我就知道,不管这个故事最后成了什么样,这部片子的结尾一定会有这首歌。因为这就是我要的情绪、我要的少年感。”

九连真人主唱兼吉他手阿龙则透露,他们只看了一个一分钟的测试版,便决定与《雄狮少年》合作,“一下就被镇住了。而且当时我们的专辑虽然还没发,但已经定了《莫欺少年穷》要做MV,我曾经想过要放点舞狮镜头进去,然后就遇到了《雄狮少年》,真的就是这么巧!”

决定合作之后,九连真人准备根据《雄狮少年》的剧情改歌词,做一首新版本。结果,双方从头到尾捋下来,发现歌词根本不用怎么改,只需要把歌中的主人公名字从“阿民”改成“阿娟”就行了。导演孙海鹏说:“定歌的时候还没发现有多贴切,后来电影做到一半才发现太绝了——电影的最后,狮头跃上了最高桩,而歌词恰好就是‘如何上山,如何下山’。这高桩,不就是歌词里的‘山’吗?”

在主创团队心目中,《莫欺少年穷》与《雄狮少年》有着“灵魂式的契合”。因此,团队做了一个颇有冲击力的片尾:在故事结局之后,九连真人的音乐响起之时,片名《雄狮少年》浮现在大银幕上。

因为要接受媒体采访,九连真人这天遗憾地只看了半部电影。阿龙说:“没看到结局太难受了,回头一定要二刷三刷,而且要带孩子去刷!”学过动画的他还内行地判断:“一看片中人物的毛发就知道制作难度很大!”

原创国潮

A、为何选择以舞狮为主题?

张苗:事情起源于2019年8月的一个下午,我和海鹏决定要一起做一件大事。当时《哪吒之魔童降世》带来国漫崛起,我自己做了20年的电影,也一直想做动画片。在那个下午,我们共同定了一个目标——即使在今天看来,这个目标依旧很高:第一,它必须是原创的动漫;第二,它必须是国潮的风格;第三,它必须是少年的故事。最后,我们决定做舞狮题材。我还定了一个制作期限——24个月。其实这个体量的作品原本可能需要三五年,但我们都没什么退路,只能选择这么一拍脑袋,定一个突破极限又不颠覆规律的制作周期。我依然记得,那天海鹏的眼里有光,这也是为什么我有勇气在这条路上一直走下去。

孙海鹏:其实我答应之后就有点后悔,觉得怎么可能做得完(笑)。但最终还是做完了,为此我们的团队几乎扛到最后一分钟。

九连真人阿龙:舞狮在南方有着特别的意义。我不由自主地想到港片《黄飞鸿》,在《黄飞鸿》之后,有多久没在电影里看到那样的画面了?舞狮是我们标志性的文化标签,很开心有人把它做出来了。作为广东人,我很自豪。

B、为何选择现实主义题材?

九连真人阿龙:我平时也看动漫,觉得现实主义题材还是挺少见的,其挑战性可能就跟我当年选择用客家话来创作歌曲差不多(笑)。我很欣赏他们没有选一个更“保险”的题材,譬如传统神话题材。

张苗:动画先天适合做自由奔放的表达,写意容易、写实却难。所以长期以来,动画电影清一色都是玄幻神话。但海鹏导演最后找到了一条中间道路,在虚实之间找到了观众的共鸣点。看这部片,很多观众笑了哭、哭了笑,这是一种非常独特的观影感受。过去人们常说,好的电影就是能让人走进影院,睁着眼睛梦一场。《雄狮少年》像是我们酿的一壶酒,希望能让观众在大银幕前醉一场。

《雄狮少年》是一部现实主义题材作品,但也是献给每个无名少年的情书。我们献给当下的少年,也献给曾经的少年。我今年45岁了,但我觉得自己还是少年。因为所谓的少年气,在我看来就是“执着+乐观”的综合体。

C、国漫应该拍什么?

张苗:走一条动画原创之路。很难。过去两年里,我的朋友和同行一直都很关心我,而且关心中带着焦虑。他们开玩笑说,你终于做了一个“三无产品”——既无卡司,又无IP,还没流量。但最终我们还是做下来了。中国动漫要走下去,一定不能放弃原创。而且我们其实有一个最大的IP,那就是中华文化。严格来说,《雄狮少年》的IP就是舞狮。

孙海鹏:舞狮就是国潮,这一点不用解释,因为中国老祖宗传下来的民俗活动本身都很潮。它们还可以在原有的基础上“DIY”,加入自己的东西,这跟现在流行的潮玩是一样的。对我们动画人来说,传统文化里有太多东西可以发掘了。

张苗:岭南的就是中国的,中国的就是全球的。岭南蕴含着很多中国传统文化的闪光元素,带着这样的基因,国漫应该走得更远。

先睹为快

雄狮“四味”

《雄狮少年》讲述了乡村留守少年阿娟的成长故事。阿娟的父母常年在广州打工,留下他与爷爷在乡下相依为命。一次偶然的机会,阿娟发现广州将举办舞狮大赛,为了能到广州见爸妈,他和好友阿猫、阿狗组成了舞狮队,并拜退役“狮王”咸鱼强为师。历经挫折和磨难,阿娟和他的小伙伴最终赢得了大赛,从“病猫”蜕变为“雄狮”。

粤味

虽然影片并未采用粤语配音,但广东尤其是广州的观众仍会觉得每一帧画面看起来都亲切而熟悉。片中细节处处充满岭南味,比如舞狮大赛就在荔湾湖公园举行,而阿娟成长的家乡也是典型的广东乡村模样。广州市花——木棉花也是影片的重要意象:影片开头,一朵木棉花在夕阳里落在少年阿娟的怀中,跟他同名的舞狮少女便以此鼓励他:“你可是被英雄花砸中的男人!”而在影片的高潮部分,阿娟因家中变故而几乎放弃了舞狮,此时他的眼前飘过一朵木棉花,他也重新记起自己的梦想。

无厘头味

喜欢港式喜剧片的观众,不难在《雄狮少年》里发现主创致敬周星驰电影的小彩蛋。譬如,咸鱼强让徒弟们跟其他舞狮队过招,对手斯文又暴力的风格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少林足球》里那个一脸笑眯眯、开赛前却掉了一地扳手和锤子的眼镜男。又譬如舞狮大赛中咸鱼强脱鞋“开道”的无厘头情节,则来自周星驰电影《算死草》中的经典笑料。

烟火味

为了去广州见爸妈,阿娟慢慢立下赢得舞狮大赛的目标。为了实现这个梦想,他可以顿顿咸鱼拌饭,训练时更不怕风吹雨打。但当爸爸在工地受伤变成植物人,阿娟却二话不说放下梦想,孤身一人去广州打工赚药费——广州是去成了,但爸妈却回了老家,一家人依旧难以团聚。这些人生转折,让《雄狮少年》在喜剧外壳下有了一层悲剧色彩,同时也让“烂泥也发光”的结局有了更丰满的现实主义底色。

热血味

舞狮大赛是全片最令人热血沸腾的部分。在咸鱼强的带领下,阿娟与队友们一步步挑战“不可能”,最终这个不起眼的少年竟做出了令所有舞狮人不可置信的决定——挑战那根从未有人想过挑战的最高桩。影片的动画制作水准在这场舞狮大赛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音乐和剪辑成功地做到了让观众的心跳与鼓声共振。最后阿娟纵情一跃,九连真人的《莫欺少年穷》乐声响起,影片落幕,但观众的心潮依然澎湃。

精彩放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