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岁黄永玉出版诗集题曰“见笑”

来源:北京晚报     时间:2021-11-18 16:28:51

原标题:98岁黄永玉出版诗集题曰“见笑”

北京晚报记者 王润

近日,作家出版社为98岁的黄永玉出版了全新的诗集全编《见笑集》,收录了黄永玉从1947年创作至今的150余首诗篇,将他饱藏着近一个世纪生命体验的情感完整呈现在读者面前。黄永玉为此亲自绘制封面内外图、题写书名、挑选并朗读。

今年7月,黄永玉先生迎来了98岁生日。生日前夕,黄永玉自己为筹备多时即将付梓的新诗集《见笑集》写下了一首短诗代序言。站在98岁的人生边上回望来时路,一个个不曾犹疑的脚步,拼成了一部兼具智慧与胆识的人生大书。

很多人说,黄永玉是最接近“00后”的“00后”。他是当代少有的艺术“多面手”,国画、油画、版画、漫画、木刻、雕塑样样精通,深耕艺术领域的同时,他从不给自己设限,以同样的热情,长驻在文学百花园里,《这些忧郁的碎屑》《沿着塞纳河到翡冷翠》《太阳下的风景》《比我老的老头》《无愁河的浪荡汉子》等,至今为很多读者的心头好。

此次出版的这部《见笑集》,则如同一叶扁舟,让人得以跟随黄永玉的笔触,漫游他一生的文学长河,也是他波澜壮阔的人生长河。里面有让人心醉神往的爱情,有如骨肉如兄弟的友情,有对正义的无畏捍卫,有对丑恶的厉声呵责,有他活泼泼的童真自然流淌而出,这也是诗人贯穿一生的情感底色——纯真,干净,爱。

1953年,黄永玉偕妻儿自香港回到北京,开始了在中央美院版画系的教书生涯。时代的风过于急遽。他遍尝人情冷暖人性明灭,写下了《老婆呀,不要哭——寄自农场的情诗》(1970)、《养鸡也是课一堂——三年农村劳动的纪念》(1971)、《就是她最好!》(1974)、《天安门即事》(1976)等有着鲜明时代印记的诗篇。爱憎分明的黄永玉,诗写得畅快恣肆,读者读得解气会心。诗里泾渭分明,爱是爱,憎是憎,对那些将人们带入灾难苦海的人,他的诗句是刀,是枪;对那些无奈在苦海中翻滚的人,他的诗句是无声的理解和慰藉;对那些善良的人,他满怀爱与怜惜。

在这次出版诗集的过程中,黄永玉还在“几十斤笔记本”中翻找出已然泛黄的一首写于女儿十六周岁的《调寄“少年游”》手稿,这首诗作于1972年。最后一句侧旁,还有红笔工整地写着“爸爸自得其乐,歌要唱到死为止”。下方还补了一句——“请妈妈讲给小妹听”。

黄永玉在他的书《比我老的老头》中曾写了很多相交甚深的故友,这次的《见笑集》中亦有他们的身影,如怀念保罗·安格尔的诗篇《莲花说,我在水上漂荡》,如写给巴金先生的《你是谁?》,诗里有着珍贵的懂得。1982年,诗人写下《追悼王湘冀同志》,悼念同乡英雄。

黄永玉的诗中还充满幽默和童趣。《见笑集》中还收录了他2021年写的新诗《春》:“春天来了,大树小树开始长芽/幸好它们不笑/要不然/白天晚上吵死了。”

黄永玉的文风不拘一格,肆意洒脱,达观睿智,热忱坦诚。幽默、风趣和辛辣完成了奇妙的融合。读这本诗集,不需正襟危坐,闲时翻开,随处可与这位至纯至真至情至性的老朋友相遇。在这里,无需刻意寻找什么哲理和意义,这就是一部纯粹的、诚恳的、朴素的、坦荡的、坚定的人生剖白,让人相信,人无论在顺境、逆境还是绝境,都可以选择正直和善良。

精彩放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