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虚拟歌手到虚拟网红到虚拟美妆达人 “元宇宙”出圈

来源:齐鲁晚报     时间:2021-11-17 14:58:33

原标题:从虚拟歌手到虚拟网红到虚拟美妆达人(引题)

“元宇宙”出圈(主题)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记者 李睿

最近,一位名叫“柳夜熙”的美妆博主走红网络,为“元宇宙”的热度再添一把火。柳夜熙的首支短视频上线当天就涨粉135万,截至11月16日,她共发布两条视频,总获赞量达到904.5万,粉丝已经超过499万。然而,这位博主并非真实的人,而是一名“虚拟人”。

“一个会捉妖的虚拟美妆达人”是柳夜熙的个人简介,在出圈的那支视频中,她身着改良汉服坐在市井街道中对镜化妆,转过身来是一副国风与未来感兼具的面容。这条视频的美术场景、特效十分精美,短短两分钟的视频融合了“赛博朋克”“国风”“悬疑”“打怪”等多种元素,一经发出便引来其他博主竞相挑战,在其他美妆博主的仿妆接力下,柳夜熙彻底火了,一同火的还有“元宇宙”的概念。

“元宇宙”一词最早出现在美国科幻作家尼尔·斯蒂芬森1992年出版的小说《雪崩》中,这是第一本以网络人格和虚拟现实的初步暗示为特色的赛博朋克小说,文中提出了元宇宙的概念——平行于现实世界的、始终在线的虚拟世界,在这个世界中,除了吃饭、睡觉需要在现实中完成,其余都可以在虚拟世界中实现。30年后的今天,这本书被众多互联网从业者奉为元宇宙的起源。

今年以来,“元宇宙”频频出现在大众视野里,虚拟世界游戏《Roblox》作为元宇宙概念第一股上市,Facebook改名Meta(元宇宙),微软宣布全面进军元宇宙……一时间风口鼎盛,罗永浩也声称自己的下一个创业项目跟元宇宙相关。不论是炒热度还是蹭热度,游戏、社交网络、广告营销等多领域纷纷迈向这个“虚拟世界”。

其实,“元宇宙”这个看似高深、玄幻的词语早就在影视娱乐领域被频频使用了,在该概念并未风行之时,电影《黑客帝国》已经问世,片中关于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的模拟与冲突就简单借用了所谓“元宇宙”概念。近些年,《头号玩家》《失控玩家》等影片对这一概念进行了更加细致的想象。其中,2018年上映、由斯皮尔伯格执导的《头号玩家》对“元宇宙”的概念诠释得较为清楚。影片中的故事发生在2045年,处于混乱和崩溃边缘的现实世界令人失望,人们将救赎的希望寄托于一个叫“绿洲”的虚拟游戏宇宙中,人们只要戴上VR设备,就可以进入这个与现实形成强烈反差的虚拟世界。在“绿洲”这个虚拟世界中,有繁华的都市,形象各异、光彩照人的玩家,不同次元的影视游戏中的经典角色也在这里齐聚。影片的男主角是一个在现实生活中无所寄托、沉迷游戏的大男孩,凭着对虚拟游戏设计者的深入剖析,历经磨难,终于成功通关游戏。今年上映的电影《失控玩家》设定也是在虚拟游戏中,不过主角换成了游戏中的NPC,讲述一个孤独的银行柜员发现自己其实是大型电游的背景人物后,决定摆脱游戏模式,改写人生,拯救所处的游戏世界并成为“盖世英雄”。

除了影视作品之外,“虚拟人”似乎成了“元宇宙”与现实世界连接的一个窗口,虚拟偶像、虚拟主播纷纷出现在大众视野中。较早为人熟知的虚拟偶像是2007年的日本歌姬“初音未来”,她的单曲《甩葱歌》在当年风靡全球,后来她还使用全息投影技术举办了全球巡回演唱会。2012年,本土虚拟偶像“洛天依”诞生,除了发单曲、开演唱会,她还脱离小众的二次元文化,活跃在各大晚会上。

这两年,虚拟偶像更加盛行,年初央视综艺节目《上线吧!华彩少年》中出现了虚拟选手“翎Ling”;2020年还诞生了虚拟偶像选秀节目《跨次元新星》,其中三十多位选手全部为虚拟学员,经过竞演、投票等一系列角逐,最终“留歌”“PAPA”“十火”三位虚拟偶像出道;手游《王者荣耀》推出的虚拟男团“无限王者团”登上杂志封面,还演唱电影片尾曲、发布新专辑;QQ炫舞的虚拟偶像“星瞳”拍了运动品牌的广告,还与杨丽萍跨界合作孔雀舞。

今年,江苏卫视的虚拟人物综艺《2060》上线,爱奇艺继《跨次元新星》后,再战虚拟偶像综艺赛道,将推出《元宇宙唱将》。各领域的虚拟人在网络上风生水起,柳夜熙以独特的国风形象和人设出圈,国外的虚拟网红Lil Miquela在社交平台上拥有300万粉丝,国内首个超写实数字人AYAYI今年9月宣布入职阿里……从虚拟歌手到虚拟网红,如今迎来了虚拟美妆达人,市场接受度越来越高,也为“元宇宙”中的虚拟人们提供了更多的展示舞台。

精彩放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