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阅读 悄然蜕变

来源:北京晚报     时间:2021-11-16 14:59:04

原标题:有声阅读 悄然蜕变

北京晚报记者 路艳霞

新冠疫情发生以来,互联网在线内容消费群体迎来了爆发式增长,听书人群成倍数增长,据艾媒咨询数据预测,2021年有声行业市场规模将突破398亿,较2020年增长50%,用户规模将突破6.4亿。探访书店、图书馆、有声阅读内容平台、有声阅读从业者,确实明显感受到这个行业正在发生悄然蜕变——

书店

有声书有了声音岛屿

一进入中信书店启皓店,首先会看到店内设置的CD一样的有声书声音岛屿,精英商学院、历史的瞬间、深度思想+、看见未来、解密生命,五大主题、120本经典好书以声音形式呈现给大家。

在声音岛屿,不少读者都会亲自体验一番。“中信书店听书以APP、微信公众号、微信小程序为载体,配备耳机、聚音罩等声音设备,利用LBS技术为特定地理、位置范围内的用户提供产品场景化服务,以打造多媒体体验空间。”中信出版集团中信书院负责人崔青说。

在这家书店,纸质图书和有声阅读实现了无缝连接。扫描有声书架上的二维码,就可以听到专业人士对一本书的精华解读,如果需要购买,还可以快速在书店找到相应书籍。有声图书都由中信书院打造。崔青告诉记者,书院会随时邀请专业播音人员对图书进行有声化加工,其库存量一直随图书出版情况动态更新,总量不断在增加,增幅已超过30%。

值得一提的是,2021年读者在中信书院的有声产品收听、付费数据较去年均有所提升,同比增长超30%。崔青说,中信书院有声读物的读者主要集中在25岁至50岁的中高端用户,这也是社会消费的中坚力量。在她看来,“疫情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读者关注社会发展,注重健康,积极提升生活品质,因此对知识的需求量逐渐增加。无效社交的减少和独处时间的增加,让用户有更多时间用来阅读。”

图书馆

有声阅读同比增长超过30%

在图书馆,扫码听书已成为读者非常自然的选择,新冠疫情发生以来,有声阅读更成为图书馆增幅明显的阅读方式。

顺着朝阳区图书馆(劲松馆)的楼梯往上走,“黑白琴键”模样的墙壁上,有着一个个别致的标牌,《丰子恺自述》《乔布斯传》《人间鲁迅》《未来简史》《文艺心理学》《乡土中国》等60本图书的书名下,有文字简介,还有一个扫码听书的二维码,微信扫一扫,进入听书小程序,30分钟左右的图书介绍,浓缩着图书精华。

朝阳区图书馆在劲松馆进行“有声党建厅”“VIP大咖墙”等主题营造,读者可在馆内或远程使用朝阳区图书馆读者证登录,一键扫码海量畅听。读者吴奇炫时常通过扫二维码听书,他说自己听过的书有《灌篮高手》《明朝那些事儿》等。

朝阳区图书馆馆长李凯则特别提及,“我们需要在疫情防控常态化下,探索一些可以打破时间与地域限制的、无接触式的服务方式,将其作为传统公共图书馆阅读服务的一个补充。”

朝阳区图书馆正是通过政府招投标的方式引入喜马拉雅数字资源,变“平台VIP付费”为“定点畅听”“持证畅听”,同时配合馆内场景营造,给读者带来了沉浸式的听书体验。截至目前,接入图书馆的喜马拉雅平台有5万余个专辑,时长达279万小时,资源随喜马拉雅内容库更新。

首都图书馆的有声阅读同样火爆。首图现提供的有声阅读类数字资源主要包括云图有声数字图书馆、overdrive和新东方双语阅读三个数据库,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云图有声听书覆盖范围广,涵盖文学、历史、政治、法律、哲学、经济等内容约5700册,overdrive和新东方双语阅读主打绘本阅读、绘本跟读。而疫情发生以来,有声听书中,历史类、广播剧、讲座类、防疫类收听量靠前。

据首图相关数据显示,2021年截止到10月,三个数据库累计使用量约124.3万次,同比增长约34.38%。

内容平台

有声成为IP孵化重要一环

随着有声阅读需求愈发旺盛,有声开发、联合出版、视听小说、互动绘本、短剧、影视剧等内容形态已形成了一套相当成熟的IP孵化体系,有声已成IP开发极其重要的内容源头。

咪咕数字传媒有限公司有声内容负责人蒋天翔介绍,有声作品在形态、制作水准和演播形式上不断升级,演播形式从单播、双播走向多人有声、超多人有声的高阶形态。同时IP打造上,如咪咕阅读作品《惜花芷》即是以多人有声剧为孵化源头,逐步进行了漫画、纸书、影视、视听小说等多形态开发,小说点击量超7亿,让书粉看到了IP的无限可能。

新技术不断深入到有声阅读。咪咕数媒推出的AI听书是采用最新的TTS技术,无需真人录制就可把文字小说实时转化为听书,实现一键看转听,解放阅读用户双眼,让阅读融入到更多生活场景。

而听众的阅读趋向也开始明晰,据介绍,在听书类型方面,男性群体更偏爱探案推理、科幻和玄幻类有声书,如《外科医生探案录》《37度战队》等,女性则喜欢言情和影视剧原著类有声书,如《幺女长乐》《昭华缭乱》《巡回检察官》等。

但值得关注的是,有声书面临的困境也日益凸显。业内人士认为,有声书的版权保护目前存在难点,有声阅读产业链涉及内容生产方、音频制作方以及网络经营平台等多个主体,因此作品数字化传播引发的版权问题更为复杂,需要从权利合法性、合同的规范签署、权利的维护等方面,和作者、有声书制作者以及平台方提前明确,规范授权抵制盗版。

主播

把知识压缩到声音里

疫情催生有声阅读的蜕变,吸引了更多有声书制作者、主播的加入,也让更多“老戏骨”进入到深耕细作的阶段。

猫倩入行近两年,她刚刚完结一部名为《我和我们在一起》的有声作品。猫倩原本是一名配音工作者,加入这一行是想有一份副业。刚入行时,猫倩曾经有半年时间到处碰壁,如今猫倩每天录制2个小时,每小时少则收入80元,多的时候也有过每小时500元的收入。她说,遇到形形色色的人,用声音塑造形形色色的人,这种感觉很开心。

主播冠冠则入行已达9年,他戏称自己为互联网有声行业的“老油条”,如今冠冠在喜马拉雅有115万粉丝,在懒人听书有42万粉丝。冠冠跟踪后台数据后发现,疫情发生以来,他的粉丝数量呈20%至30%的增长,他认为,声音作品让人们有了更多的安全感,消解了孤独。疫情发生以来,他感到听众对侦探、悬疑、军事、历史以及茅盾文学奖获奖之作有更高的关注度。

冠冠说,如今,他月收入达到了自己满意的数字。他正在录制的《十大国宝》,现在已录制至15集。而更为重要的是,他对有声阅读作品的理解发生了质变,“对待每一部作品,要把知识压缩到声音里。”他说,自己平日会阅读大量书籍,这让他的声音和以往有了不同,也让他对未来的职业道路充满了信心。

精彩放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