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艺新排《原野》 新人挑大梁

发布时间:2021-10-13 11:51:39【来源:北京青年报】

原标题:人艺新排《原野》 新人挑大梁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  郭佳摄影/北京青年报记者  柴程

北京人艺曹禺剧场“开幕三部曲”中的第三部——新排《原野》,10月12日由导演闫锐携全青年演员阵容首次面见媒体。歌队、人偶、舞蹈、小乐队,人艺历史上的第三版《原野》几乎用上了舞台上一切可以动用的手段,将于10月30日首演。

抓住充满“泥土”感的原始生命力

从《日出》《雷雨》到此次的《原野》,人艺用一系列曹禺经典作品的新呈现展现了一种开放与创新的姿态。青年导演闫锐,近年来以《名优之死》及一系列剧本朗读崭露头角。此次重解曹禺经典,他抓住的是曹禺剧作的“一戏一魂”和剧作中充满“泥土”感的原始生命力。“《原野》是曹禺作品中,比较少见的以农村为创作背景的作品,从文本上就具有表现主义和象征主义的手法,为舞台呈现提供了很大的空间和可能性。”闫锐表示,“回归人的本性,将人对于生的渴望和死的释怀这一宏大的生命命题,通过青年人的视角去表现出来,体现时代感,呈现最真诚质朴的舞台表达。作品中故事层面有生死爱恨善恶,同时更传递出不断求索的反抗精神。生活中我们面对经典该如何诠释,只有大胆去创作才有可能获得新生,作品中有残酷和撕裂,创作中我们同样面临困境,人在困境中只有大胆才能摆脱困境,因此我们在创作中也将团队的青春活力浸入到作品中。”

最另类作品与最丰富表达

一直以来,《原野》被认为是曹禺先生最另类的一部作品。剧中既有对人性深刻的挖掘与反思,又充满了象征与表意的神秘感。因此新排《原野》从内容到形式上,都运用了写意与写实相结合的手法,将空间、心理和现实意象进行外化展现。“我们在舞台上,其实在展现天地人之间的关系,舞美表达上借用天地人的概念,连接天堂与地狱,借用人偶的表现形式以及傩型的象征。曹禺先生擅长写舞台提示,作品中大概有四分之一的部分是舞台提示,特别是对声音的描写非常具体。有人说曹禺先生对声音的描写俨然一部交响乐的组曲。因此舞台上我们会有一个三人小型乐队,包括唢呐、笛子、笙、埙,以及打击乐中的各种鼓。甚至还融入了日本舞踏的形体表达。”闫锐表示,通过演员表演和舞台手段,实现一种心理感受与周围环境的相互融合。而其中,神秘感与恐惧感则贯穿始终,营造出一种属于《原野》的特有氛围。正如评论家在谈到《原野》时所说,“在这里,恐惧是一条不显形的花蛇。”

刚入院新人张可盈挑大梁

此次排演体现了北京人艺的青年创作团队的舞台能量。他们当中有新入院不久的新生力量,也有在人艺舞台上不断积累和成熟的青年一代。作为第一次独立在北京人艺执导大戏的青年导演,闫锐的舞台功力其实早已被认可。而金汉、张可盈、付瑶、雷佳、连旭东、魏嘉诚等人则联袂组成主演阵容。

饰演仇虎的金汉,近年来,随着《茶馆》中的二德子、《雷雨》中的鲁大海、《骆驼祥子》中的祥子等角色而被观众熟知;花金子的扮演者张可盈,是今年才进入剧院的新人,第一次挑梁便出演这样一个话剧舞台上的经典角色;饰演焦母的付瑶,在舞台上有着多变的角色类型,曾在《玩偶之家》《催眠》《社区居委会》等中外剧目中都有不错表现;而雷佳则与《原野》有着不解的缘分,曾在上一版《原野》中饰演过白傻子的他此次出演了焦大星一角。作为剧组中的青年“老将”,2010年他曾在会集了吕中、濮存昕、胡军、徐帆等人的第二版《原野》中饰演白傻子,老中青三代同台,让他受益匪浅。此次导演闫锐发现了他身上“敏感”的一面,不计形象上的差距,让他出演焦大星一角,也让他有机会续十多年前的缘分。此外,连旭东饰演常五爷、魏嘉诚饰演白傻子,创作团队身上既有年轻的活力也充满了面对挑战的勇气。谈及创作感受,演员们用了剧中人物的台词:三个多月,我们的目标一致,只为去到“那黄金子铺地的地方”。



热点阅读

头条

即时热点
  热搜

关于工业网|粤ICP备18023326号-37 |  联系我们:85 572 98@qq.com

版权所有  工业网  © 2009-2020   net.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