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彩山峦

发布时间:2021-10-12 14:05:41【来源:中工网-工人日报】

原标题:五彩山峦

黄淑芬

秋的气息一日比一日浓。

我老家在南方山区,属于丘陵地貌。山区的秋天给我的印象不是从突然吹来的凉爽秋风开始的,某日夜间的一场小雨才是山区秋天的序幕。

小雨过后的早晨,推开窗户,浅蓝色的天空像被水洗过一般澄澈明净。远山上,树叶的颜色一层与一层各自展示着不同的颜色,青中带绿,绿中又掺杂着明显的黄,这颜色犹如山间梯田层层铺展开来。好天气不仅让人心情愉快,同时也怂恿着我要去走走看看。

行走山间,一簇微红映入眼帘,如手掌一般的枫叶,正迎着秋阳在微风中摇曳。南方的秋虽然不会突兀地显著变化,但处处似都藏着惊喜。空气中有一股似淡或浓的芬芳气味,十分好闻,禁不住深深地吸了几口。在微风的助力下,瓜果的香甜味弥漫山野,浓郁得让人在不知不觉中陶醉。拐一道弯闻着香找去,几棵挂满淡黄色果实的番石榴拦住了去路。鹅蛋大小的番石榴果,把枝桠压得弯下了腰。摘一个下来,先放到鼻孔下,深深地嗅一下它那股特殊的“鸡屎”味,然后用手擦去表皮上的灰尘再一口咬下去,“鸡屎”味中夹着果实的甘甜汁子,在嘴里瞬间散开。坐在一截枯木上,微凉的清风拂面而来,远处是将要收割的稻子,虽然被沉甸甸的稻穗压弯了腰,但仍旧随风一浪一浪舞蹈。山里昼夜温差大,稻谷收割一般要比平原地区晚收个十天半月。

野葡萄小心地藏在一堆草丛和藤条掩饰的屏幛中,我还是发现了它们。挂在藤条上,黑里透红,裹着一层白霜的葡萄,像化了妆的样子。 “好家伙,真会藏。” 我自言自语。摘下葡萄,一看,手里它们“白脸”已经被我的指印涂抹成了大花脸。再看葡萄的那个样子,像在外闯祸后受了委屈的孩子正堵着气呢。野葡萄皮厚肉少,吃起来口感不好,泡酒倒是很好的材料。

哦,还有野苦瓜,山里的秋天又怎么少得了野苦瓜这个家庭成员呢?野苦瓜像没妈看护的孩子,只有巴掌大小,身上的疙瘩比大棚里种植的苦瓜小,但是更密集,有密集恐惧症的人,是不能多看一眼的。红透的野苦瓜失去了苦味,可以当水果吃,瓜瓤红且很甜。

风中传来了说话声,我定神仔细寻觅发出声音的方向。原来,是从对面山坡上板栗林里发出的声音,说话的人一定是在捡板栗。那些板栗树有年头了,差不多是上个世纪生产队时期种植的。多年过去,板栗树已然高大挺拔,长得茂盛的甚至可以“独树成林”,而身体不好的树,树梢上的树叶正年见稀少,只有枝头上的板栗照旧一副老样子:裂开了嘴,露出黑油油的虎牙,兀自傻傻地笑。

上到山顶,视线顿时豁然开朗。丘陵地貌的山,一座连着一座,山下的农田、溪流泾渭分明,在夕阳的映照下,农田里的稻谷发出金灿灿的光。转一个身,山下风景呈现的角度和颜色又各有不同。在这美妙、魅惑的画卷中,我这个俗人也禁不住陶醉地将自己融入了画中。

山里的秋天,硕果繁盛,五彩斑斓。去山里看秋,来一场愉快的身心神游,让紧张、忙碌的神智得到放松,让心灵在大自然的美景中消融。



热点阅读

头条

即时热点
  热搜

关于工业网|粤ICP备18023326号-37 |  联系我们:85 572 98@qq.com

版权所有  工业网  © 2009-2020   net.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