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军功章(有声朗读)

发布时间:2021-10-11 12:52:57【来源:中工网】

父亲的军功章

作者:唐月明

朗读:唐月明

从记事起,“父亲”二字对我而言就是忙碌的代名词,因为父亲长期跟随着工程项目奔波在祖国的大江南北很少回家。在那个遇到了一个“假爸爸”的年代里,父亲的军功章陪伴了我童年的大半时光。

“这枚三等功奖章还是你爸我当铁道兵时候在全师技术比武上得的,那时候你爸可厉害了......”偶尔探亲在家,父亲总会摩挲着那枚奖章略带骄傲的和我说起他的光辉往事。幼时每每听父亲说起,心中总是滚烫 ,现在方明白,那种滚烫叫做荣誉。

父亲是最后一批铁道兵,在铁道兵并入铁道部后,父亲就脱下了军装穿上了工服。父亲兵转工后偶尔我会随母亲乘火车去工地上探望父亲,如果恰巧坐上了父亲参与修建的铁路线,来接站的父亲便会眼神带光的和我炫耀几句这条铁路线可是他修建的!接着再跟我感叹几句祖国发展的多么好,铁路线多么四通八达云云,语气颇为骄傲。那些纵横祖国的铁路线,一定早已经成为了那个时候父亲心里特殊的“军功章”。

长大后我也时常想起当年父亲骄傲的模样,当一个人负有使命感时,荣获有形的奖章一目了然,获得无形的奖章大约是无法衡量、计算出来的吧。

父亲的军功章一直放在我的书柜里,抬眼就能看到。依旧闪亮的奖章在我心里所代表的不仅仅是父亲,更代表着跟父亲一样的老铁道兵。它提醒着我继承父辈“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的兵魂,鞭策着我将铁道兵的奉献精神、牺牲精神一代代传承下去。

父亲的军功章鲜艳着不曾褪色,时光流转间我仿佛又听到父亲哼唱起那首老歌:“同志呀你要问,我们哪里去呀,我们要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离别了天山千里雪,但见那东海翻金浪。才见塞北牛羊叫,又闻那个江南稻花香。同志们哪,迈开大步呀朝前走啊,铁道兵战士志在四方,铁道兵战士志在四方”!

(中国铁建职工e家)



热点阅读

头条

即时热点
  热搜

关于工业网|粤ICP备18023326号-37 |  联系我们:85 572 98@qq.com

版权所有  工业网  © 2009-2020   net.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