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热度包围的民乐如何前行

发布时间:2021-03-24 13:53:53【来源:北京晚报】

说起民乐,很多人也许会想起过年时超市广播里的《步步高》、与天气预报相伴多年的《渔舟唱晚》,或是旅游景点循环播放的《高山流水》。但最几年,一度被视作“小众”和“传统”的民乐却频频出圈,刷屏网络。“新”,是民乐夺得年轻人青睐的一大秘诀,从表演形式到演奏节目,民乐似乎在不断突破以往的边界。空前的热度从四面八方奔涌而来,于民乐而言,是难得的关注,也是潜在的挑战。

现象 “新”民乐让年轻观众大开眼界

2017年的某一天下午,网友翟凌凌(化名)无意间点进了哔哩哔哩视频网站(简称B站)的一个视频。“视频的发布时间是2015年,当时已经过去快两年了。”翟凌凌看了一眼在线人数,发现仍有200多位网友正在与她一起观看。“是有点惊讶的。”翟凌凌至今记得那种感觉,因为那是她“入坑”民乐的开始。

翟凌凌提及的这条视频,由B站知名 UP主“墨韵 Moyun”上传于2015年4月5日。视频中,墨韵用古筝与另一位演奏者“司鼓君”合作了筝鼓合奏版《权御天下》。《权御天下》是一首带有典型“二次元”和“古风”标签的网络歌曲,由乌龟sui作曲、ST填词,主要讲述三国时期东吴建立者孙权的韬略胸襟。2015年2月,在B站的除夕特别策划“拜年祭”上,《权御天下》经虚拟歌姬洛天依演唱后,迅速在年轻观众中走红。

《权御天下》曲风很“燃”,节奏激烈,在墨韵视频的后半段,她的手速被弹幕用“无影手”来形容。惊叹之余,翟凌凌点开墨韵的B站账户主页,发现了她翻奏的又一首二次元神曲《千本樱》。“原来古筝还能这么弹。”翟凌凌突然感觉“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在此之前,她对古筝的印象仅仅停留于《渔舟唱晚》《彩云追月》等几首传统经典作品,墨韵的视频让重度沉迷二次元的她找到了自己与古筝、民乐的交集。

“对我来说,民乐听着比交响乐亲切多了,这可能是我们的成长环境造就的吧,不存在‘听不懂’一说。”翟凌凌关注了许多B站知名音乐UP主,比如在法国街头弹古筝的“碰碰彭碰彭”、把唢呐吹出了花的“浑元Rysn”。翟凌凌已经不满足于在线上听民乐,中央民族乐团、北京民族乐团等知名院团的线下演出,她都有关注。和她一起看过音乐会的大学室友小钱(化名),也因为现场的感染力开始关注民乐。喜欢汉服的小钱目前钟情于“自得琴社”。自得琴社的视频很有特点,演奏时,大家都身着相当考究的汉服。欣赏音乐之余,小钱也为素雅清淡的画面津津乐道。

快访 “重复模仿传统经典无法满足时代需求”

在B站、微博等年轻人扎堆的网络空间,民乐和汉服、美食等带有鲜明民族文化色彩的话题一样,热度居高不下。目前,翟凌凌提到的墨韵的《权御天下》和《千本樱》两个视频,前者的B站点击量突破1200万次,后者更是超过4500万,浑元Rysn等UP主的视频点击量也常有几百万。

岁末年初的跨年晚会历来是各方角逐的战场,B站则凭借独树一帜的民乐节目频频杀出重围:2020年,方锦龙一人演奏了琵琶、冲绳三味线、锯琴等多种乐器,《十面埋伏》《沧海一声笑》《哦,苏珊娜》等作品跨越古今中外,尽展民乐的无限张力;2021年,在节目《万物笙》中,吴彤用笙这件古老的乐器串烧了《Astronomia》《康康舞曲》甚至《新闻联播》片头曲等多段风格迥异的作品,他还与赫好令、吴振两位演奏家合作,用《二泉映月》《百鸟朝凤》等民乐名曲配合《猫和老鼠》的画面,精准的节奏踩点让观众在弹幕中大呼过瘾。

不难发现,眼下备受年轻人追捧的民乐都带着一股鲜活生动的新潮之气。曲目和音乐风格方面,民乐越来越不拘一格,“硬核”如摇滚、“高大上”如交响乐,都可以大胆碰撞;表现形式也越发多样,从线上到线下,诗词、汉服、文旅、综艺等元素不断拓展着民乐受众的边界。北京民族乐团曾邀请配音演员姜广涛担任音乐会主持人,扩大了乐团在二次元的知名度,《国家宝藏》第二季则让一曲《九州同》大爆出圈。

民乐怎么突然就这么“潮”了?在吴彤看来,民乐其实始终有着自我革新的精神。作为京城百年名店“宏音斋”吴氏管乐国家级非遗第四代传承人,自小成长在民乐世家的吴彤非常清楚,无数人一直在为民乐的创新前赴后继。“曲目方面,以观众非常熟悉的《百鸟朝凤》为例,原来在民间演出时,各个曲牌联奏下来要将一个小时,作曲家、演奏家用了很长时间进行精简和细化,才有了现在舞台上呈现的几个版本。”吴彤介绍,“民族乐器也在不断改革。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开始,为了适应民族管弦乐队建立的需要,很多乐器进行了‘低音化’,比如唢呐和笙加上了键子。”经过几十年的不断努力,现在的笙已经有了中音笙、低音笙和倍低音笙,唢呐也有了倍低音唢呐。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同样是民乐发展的一段辉煌时期,陈耀星、胡天泉等大师纷纷涌现,那一代的民族音乐人既受传统的熏陶,又有与熟知现代技法的作曲家合作的经验,为把民族乐器从民间带向大雅之堂做出了极大贡献。“民乐曾经有非常高的普及程度和深厚的群众基础,这可能是现在很多观众难以想象的。”改革开放之后,在流行音乐等浪潮的冲击下,民乐偏离了乐坛的主流。“八十年代,就有类似‘振兴民乐’的说法出现。”吴彤感觉,尤其在步入2000年后,随着国力增强和大众审美意识的苏醒,民乐开始再次被聚焦。

与时俱进,依然是民乐应当坚守的品格。如何找到更贴当代生活的音乐语言,是吴彤认为民乐发展必须直面的挑战。“我们的院团和院校做了大量很辛苦也很有意义的工作,创作了许多作品,培养了一批又一批演奏家,但这些工作中,很多止步于对传统的模仿。”在互联网等科技飞速发展的当下,人们能接触到流行、爵士、古典、电子等各种类型的音乐风格和音乐形象,审美日趋多元,“单纯依靠对传统经典的重复模仿,是不能满足大家的要求的。”

话题 优秀新品不断涌现比热浪席卷重要

怎样让民乐与当下的世界共振?在这个领域,吴彤始终是坚定的践行者。许多人难忘他在张艺谋执导的观念演出《对话·寓言2047》中的几次精彩表演,笙乐的苍凉辽阔可以搭配半空中飞舞的无人机,可以对话精密的激光阵,笙这件拥有几千年历史的古老乐器包容着各种可能。再向前追溯,当年,吴彤所在的轮回乐队大胆极了,吉他按照琵琶或中阮定弦,在他们眼中,摇滚并非只有血脉贲张的一面,民乐的灵魂也可以自由融入……

“网络让我们一直在做的事情被看见。”吴彤说。如今的年轻观众从不吝惜赞美,“神仙打架”“国家队大佬”“核能炸裂”等热情的词汇填满了B站弹幕和微博评论。“传统文化现在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对所有身处这个时代的从业者来说,都是一种幸运。”巨大的热度当前,冷静是极为必要的,“大多数观众之所以会好奇、仰慕和学,是因为他们不了解,可如果有一天,他们发现你给出的作品并没有那么好呢?”吴彤觉得,若是不能珍惜观众和社会各界给予的这份爱,“民乐还不如没有现在的热度。短时间内的放大、泡沫甚至虚假,对传统文化的伤害是更大的。”

演奏水准和作品质量,对任何一种音乐形式的长远发展都至关重要。著名指挥家谭利华一直呼吁,有更多大师级的指挥家、作曲家投身民族乐团的训练和民族音乐的创作。“民族乐团目前还不像交响乐团,在乐队编制、乐器摆放方面建立起了约定俗成的规范。交响乐团的弦乐组从小提琴到贝斯,它们是真正的‘一家人’,只是大小和发音音高不同。木管组全部用木材制作,铜管组全部是金属,都很容易统一起来,民族乐器完全不一样。”历史上,琵琶、胡琴、扬琴等乐器都是舶来品,而非诞生于中国本土,“混搭在一起,很难做到统一和谐。另外还有乐器的摆放。弹拨类、弓弦类到底怎么确定位置?同是弹拨类,哪个乐器在前,哪个在后?我们一直在摸索。”

谭利华同时期待更多优秀作品的出现,这些作品“不是大路货,不是模仿西洋作曲理论和作曲方式的作品,而是真正有特色、熟悉我们自己乐器的作品。”作为专业演奏家,吴彤同样建议作曲家了解要为之创作的这件乐器,和民乐演奏家多进行深度合作,不断磨合和修改,写出真正符合乐器演奏技法的音乐。民乐的美学基础,也是亟须作曲家斟酌的内容。吴彤看到过很多作品,“为了现代而现代,为了技术而技术,但乐器本身能够带给听众的那种美感没有被重视。一件乐器,它当年的演奏生态是什么样的?它的音乐语言背后是哪些审美取向?这些内容直指人心,但不是技术可以衡量的。”(记者高倩)



热点阅读

头条

即时热点
  热搜
新闻   摄影  时尚  漫画  家居  教育   汽车  IT   健康  手游   游戏   财经  科技  vr   头条   数码

Copyright © 2013-2020 All  www.mefun.com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562 662 9@qq.com

备案号: 豫ICP备20014643号-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