员工高层骂战风波背后,茶颜悦色发展模式受质疑

来源:中国商报网     时间:2021-12-24 13:15:44

近日,茶颜悦色的员工与高管在工作群内争吵的截图被曝光,引发社会各界热议。员工抱怨工时延长后工资却不足3000元,高管则指责员工不懂感恩,两方唇枪舌剑、各执一词。如今,这场闹剧虽然热度逐渐消退,但伴随着大面积关店、营收锐减、员工流失等现状,隐藏在茶颜悦色深处的痼疾似乎并未得到解决。

吵架吵上热搜

12月17日,部分自称茶颜悦色的员工在微博、小红书等社交平台爆料称,公司员工人均工时达11小时,并且晚上12点闭店之后,还要开会到凌晨3点。就是在如此高强度、高饱和的工作后,月薪到手却只有2000多元,时薪仅6元-9元。这些员工在社交平台上痛诉茶颜悦色公司毫无人性,极大限度压榨员工的利益。

上述员工的言论一出,茶颜悦色公司高层并未立即采取措施息事宁人,而是选择亲自下场吵架,跟员工打起了激烈的“口水战”。曝光的聊天截图可见,一名茶颜悦色的高管反击员工称:“工作不努力还想拿高工资,平常怎么没看你们传播正能量?一发工资都有劲了,就可劲吵吵,为什么不够?那是因为天天蹦迪,高消费怎么够?”

茶颜悦色的创始人吕良(内部花名:小葱老师)也在工作群内表示,虽然员工的工资有所减少,但也是按劳发放,公司并没有亏欠员工,并质问员工在得知公司单月亏损2000多万元后为什么无法感同身受。

据参与此次“骂战”的茶颜悦色员工爆料,其当晚就接到了老板亲自打来的电话,通知其尽快办理离职手续,这一行为更加激起了茶颜悦色员工的不满情绪。随着讨论热度的不断上升,“如何看待茶颜悦色员工吐槽工资低”“茶颜悦色高管发言引发员工不满”“茶颜悦色工作群200人退群”等词条迅速登上微博热搜榜。中国商报记者梳理发现,茶颜悦色内部“骂战”的聊天记录在网上被迅速传播,相关话题的阅读量高达11.3亿,共有640万人参与讨论。

迫于舆论压力,12月17日下午,茶颜悦色在官方微博发文称创始人吕良已发布内部道歉信,并表示后续将会进一步与门店伙伴沟通。而针对“200人退群”一事,茶颜悦色内部的工作人员告诉中国商报记者,自12月14日-17日,共有87人退出群聊,并非网传的200余人。

在道歉信中,吕良首先对员工表达了歉意,同时承认争吵是企业和其在管理上的失职。吕良表示,事先没有把薪资调整的原因和调整后的薪资计算方式跟大家讲清楚,是引发员工误会的首要原因。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茶颜悦色的门店业绩大打折扣,再加上临时闭店,部分员工没了工作安排。为了解决员工工时不够的问题,企业对薪资进行了一轮临时性的调整。这次调整大的逻辑是要保证哪怕是零工时的伙伴也能够有基本工资,维持基本生活。但客观上也导致大家的工时都缩水了,很多门店伙伴的提成下降,收入也减少了。”吕良解释道。

此外,吕良在道歉信中表示,员工提成变少是因为自己在公司发展过程中做的决策过于冒进。面对工时缩水的员工,吕良表示,一定会尽快开新店,让大家都有班可上,尽快增加收入,并且茶颜悦色临时决定去湖南株洲等城市开新店,长沙市区的门店也在努力复开。在道歉信的结尾吕良也呼吁公司员工:“真心希望我们8000个人能一起扛一扛,等待春天的到来。”

发展模式受质疑

在外界看来,身披“网红奶茶”“长沙打卡地标”等多重光环的茶颜悦色并不愁卖。在长沙市中心的五一广场,十字路口的四个方位都可以看到茶颜悦色密集铺设的门店,家家门口都是大排长龙、一杯难求的场景。适逢旅游旺季,消费者从排队点单到拿到一杯奶茶,至少需要一小时。

GetAttachment (3).jpg

茶颜悦色店铺门口常现排队场景。

不少游客首次来到长沙旅游时,身处五一广场、黄兴路步行街、坡子街等热门商区时都会受到来自茶颜悦色的“轰炸”,走几步便能看到一家茶颜悦色门店,拐个弯再过一个街区,两家茶颜悦色的门店竟然开在各自的对面,不禁让人惊呼“这究竟是什么操作?”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的防控进入常态化,茶颜悦色这种发展模式的弊端也开始不断凸显。早在11月10日,茶颜悦色宣布已在长沙临时关闭了七八十家门店。其公告称,这次集中临时闭店,已是今年第三次集中临时闭店了,第一次是因为年初的就地过年政策,第二次是因为7月底的新冠肺炎疫情反复。该公告的言下之意是,闭店为新冠肺炎疫情大背景下的不得已之举。

数据显示,目前茶颜悦色在长沙还有将近500家门店,然而其中20%的门店处于临时闭店状态。

“茶颜悦色发展受挫不乏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但同时企业本身的发展规划也出现了问题。长沙市大约有1000万人口,而此轮闭店前,茶颜悦色本地门店近乎有500家,即平均不到2万人就有一家茶颜悦色,剔除老年人及婴幼儿等非固定消费群体,基本上一家奶茶店覆盖1万多名客群。在其他竞争对手存在的情况下,对于奶茶类非日常必需品而言,这个网点的密度是有很大问题的。茶颜悦色对于网点的规划过分乐观,一旦外部环境发生变化,门店抵御风险的能力是较差的。”深圳市思其晟公司CEO伍岱麒在接受中国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和君咨询合伙人、连锁经营负责人文志宏也告诉中国商报记者:“茶颜悦色陷入关店潮,门店收入大幅减少,除了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也有季节性因素的影响,冬季相对夏季与秋季而言客流量会减少。其次,茶颜悦色在长沙市高密度布局,仅一个城市就有400多家门店,这种扎稳根据地的战略,使得其门店之间也存在内部竞争。过于密集的布点使得其客流容易被稀释,一旦出现突发性新冠肺炎疫情,锐减的客单量很难支撑门店正常运营。”

文志宏强调,茶颜悦色之所以选择关店,除了收入减少,还有成本高企的问题。由于其发展模式主要是直营店,这意味着它的门店租金、员工工资等都是由企业自身承担。在收入下降的背景下,这些刚性成本却无法压缩,自然会赔本,就会出现“开店即亏损”的局面,所以茶颜悦色不得不选择关停部分门店。

记者了解到,连锁茶饮品牌采取直营模式,对于产品的品质、服务等方面更容易把控。但是茶颜悦色产品的客单价在15元左右,相比奈雪的茶、喜茶等现制茶饮的单价要低,利润并不厚。在这种情况下,采取直营作为主要发展模式,意味着茶颜悦色自身要承担较大的成本和费用压力。

此外,茶颜悦色的创始人对待市场扩张的态度极其谨慎,市场评论其对进军一二线城市有“天然的恐惧”。然而近几年茶饮市场发展迅速,新品牌层出不穷,且各大品牌均在跑马圈地、占领市场。在友商迅速扩张的对比之下,茶颜悦色的保守化策略使其失去了一些扩张的好时机。

对外扩张的“天然恐惧”

据了解,茶颜悦色创始人吕良曾经多次表示:“我比较悲观,要么扩张死,要么不扩张死。不扩张这种死法,我们觉得比较有尊严。”

长沙本土茶饮品牌茶颜悦色某门店。

实际上,茶颜悦色并不是没有尝试过走出“舒适区”。今年4月,茶颜悦色快闪店首次登陆深圳,引来数万人排队,代购费甚至被炒到500元。可该快闪店仅维持了五个月的时间,随后茶颜悦色便宣布了撤店消息。即便在外地市场人气不低,茶颜悦色当前也只敢向常德、株洲等湖南省内的地区拓展门店,市场最远也只延伸到了武汉。

一名茶颜悦色的相关负责人表示:“长沙本地临时关闭的门店大概会在明年开春逐步恢复营业。此次临时关闭的主要是在长沙重要商圈布点过于密集的门店。接下来,公司会到湖南浏阳、株洲、岳阳等城市开设新门店,减少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影响,同时在长沙的一些社区内也会正常开新店。目前公司的策略仍是做好长沙的市场,再慢慢向长沙的周边城市扩张。”

文志宏分析,茶颜悦色的直营模式直接影响了其异地扩张的速度与规模。总体而言,茶颜悦色当前仍然强调根据地战略,也就是抓牢长沙本地市场。这种保守的战略值得肯定,但对企业长远发展而言,局限性较大,存在发展上限。换言之,茶颜悦色目前在长沙市场的体量已几近饱和,甚至是过剩的状态,所以会导致它在大本营都出现亏损的情况。

文志宏认为,茶颜悦色的根据地策略,并没有把长沙变成其真正的根据地,反而成了它的一个“流血之地”。对于茶颜悦色而言,根据地策略和外延式扩张应该保持在一个相对平衡的状态,目前来看该企业并没有把握好这个度,这种失衡的状态反而会导致“内伤”。

伍岱麒也表示,连锁餐饮品牌在外地扩张、进军陌生市场,最重要的就是人才。而跨省更需要区域管理的专业人才,例如大区经理、分公司经理等。就当下来看,茶颜悦色缺乏人才储备去扩大市场。餐饮店一般门店的店租签约周期长,如果没有专业队伍统一运作,规划商圈选址、人员招聘培训、日常经营运作等,对外扩张的确是一件很困难的事。而把本地市场做到极致,固然在节约运营成本上有一定优势,可是对企业的长远发展而言局限性很大。

也有受访专家认为,从未来的发展来看,茶颜悦色的品牌势能依然很强,虽然其仅仅是一个区域性的茶饮品牌,门店规模并不大,但消费者对该品牌认可度高、用户黏性强。虽然近期茶颜悦色屡屡陷入舆论风波,但核心问题并不是在产品质量出了差错,而是企业顶层战略思维出现了问题。

文志宏建议,茶颜悦色当前应先为发展模式定调。管理层可以适当转变思路,尝试从过去的全盘直营模式,转向直营、加盟“两条腿走路”的模式。一方面,在当前市场的迭代换新速度极快的局面下,这种方式可以让企业保持较快的发展速度和节奏;另一方面,在扩展方向的选择上,企业可以考虑以热门的二三线城市为主要目标。不过,无论是哪种模式的扩张,茶颜悦色的健康发展都离不开其系统的管理体系、供应链体系以及人才队伍。如果各方面的支撑力足够、人员到位,茶颜悦色的未来发展仍十分可期。(记者 贺阳 文/图)

精彩放送